彩虹app下载安装

   【 .】,精彩免费!

   “……这个点儿了都还没回来,能睡得着吗?”

   “肯定是掐着心尖尖儿捣来又腾去,腾去又捣来,深夜一直不能寐啊。”景倾歌更笑眯眯的一脸纯良状。

   顿时,沙发上的某大神脸色一囧,喉咙噎了。

   “咳咳……”玄煜在旁边抿着嘴直抖肩膀憋笑,这俩口子果然是夫妻啊,嘴巴一个比一个毒,腹黑死了!

   ……

   季连城也转过头来,挑一挑眉,故意提议说,

   “那不然们谁现在给那位去见前女友的某人打个电话,问问看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别回头真在酒店里过/夜了,那我们这一帮子兄弟姐妹就一起杀过去围剿团灭。”

   一边说还一边朝玄烨勾了勾眼角,好似突然才发现什么的语气“诶”了一声,

   “烨大,就打好了,看手机刚好就在手上。”

   玄烨表情一怔,简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一直捏在手里的手机给一下子塞口袋去了,一副“我手里什么都没拿”的老实脸。

   大家都忍不住嘴角一抽,笑崩了。

   穿着雨衣的活泼女孩

   烨大大,真不带这么自欺欺人的啊,当我们都眼瞎看不见的吗?

   o( ̄ヘ ̄o#)

   从那会儿看电视连续剧开始,烨老大就时不时的眼角余光瞥向墙壁上的挂钟,等电视剧放到最后一集的时候就把手机拿出来了。

   根本就是,司马懿之心,人尽皆知嘛!

   ╭(╯^╰)╮

   ……

   玄烨继续面无表情,只不过那已经泛红的耳根颜色看上去更深显了一些。

   “得了,我给非哥哥打一个吧,正好我想吃宵夜了,让他回来的时候顺道儿去BBQ给我打包一份烤羊腿回来。”玄之凰妖潋潋的笑,自家大哥的面子还是要给的啊。

   说着玄之凰已经掏手机拨号码了,显示屏上“非哥哥”的备注名一闪一闪的。

   一众儿人也都看了过来,脸上带笑,好整以暇的等着。

   ……

   玄之凰听着电话,一直到忙音自动挂断了,无比惊疑的眨了眨眼睛,

   “怎么回事,非哥哥这还不接电话了?”

   闻言,大家表情都微的一变,在心里暗忖,小三子真想被群殴啊。

   玄烨抿着唇,眉宇间的神色微暗了几分,冷邃的眸光更深。

   “估计没听见手机响,凤凰,再给小非非打一个。”夜黎揽着玄之凰的腰说,还使了个眼色。

   玄之凰点头,正欲再拨号码。

   “不用打了。”玄烨倏然一句,直接截断,玄铁般的沉稳音色从唇角溢出,更冷傲霸道,“让小三子自己解决。”

   这话一说,大家自然知道玄烨什么意思,他和玄非这么多年的兄弟感情,虽然说确实是有点儿小吃味儿,但怎么可能连这点儿信任都没有?

   而且那个前女友于他而言根本一点威胁力都没有。

   ……

   于是,某群人顿时一个个笑得福至心灵了,墨暖暖还故意双手捧心状的感慨,

   “要是非哥哥知道烨大大如此从一而终的相信他,一定会感动得抱着大哥一顿啵啵狂亲的吧……” 【 .】,精彩免费!

   “……这个点儿了都还没回来,能睡得着吗?”

   “肯定是掐着心尖尖儿捣来又腾去,腾去又捣来,深夜一直不能寐啊。”景倾歌更笑眯眯的一脸纯良状。

   顿时,沙发上的某大神脸色一囧,喉咙噎了。

   “咳咳……”玄煜在旁边抿着嘴直抖肩膀憋笑,这俩口子果然是夫妻啊,嘴巴一个比一个毒,腹黑死了!

   ……

   季连城也转过头来,挑一挑眉,故意提议说,

   “那不然们谁现在给那位去见前女友的某人打个电话,问问看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别回头真在酒店里过/夜了,那我们这一帮子兄弟姐妹就一起杀过去围剿团灭。”

   一边说还一边朝玄烨勾了勾眼角,好似突然才发现什么的语气“诶”了一声,

   “烨大,就打好了,看手机刚好就在手上。”

   玄烨表情一怔,简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一直捏在手里的手机给一下子塞口袋去了,一副“我手里什么都没拿”的老实脸。

   大家都忍不住嘴角一抽,笑崩了。

   烨大大,真不带这么自欺欺人的啊,当我们都眼瞎看不见的吗?

   o( ̄ヘ ̄o#)

   从那会儿看电视连续剧开始,烨老大就时不时的眼角余光瞥向墙壁上的挂钟,等电视剧放到最后一集的时候就把手机拿出来了。

   根本就是,司马懿之心,人尽皆知嘛!

   ╭(╯^╰)╮

   ……

   玄烨继续面无表情,只不过那已经泛红的耳根颜色看上去更深显了一些。

   “得了,我给非哥哥打一个吧,正好我想吃宵夜了,让他回来的时候顺道儿去BBQ给我打包一份烤羊腿回来。”玄之凰妖潋潋的笑,自家大哥的面子还是要给的啊。

   说着玄之凰已经掏手机拨号码了,显示屏上“非哥哥”的备注名一闪一闪的。

   一众儿人也都看了过来,脸上带笑,好整以暇的等着。

   ……

   玄之凰听着电话,一直到忙音自动挂断了,无比惊疑的眨了眨眼睛,

   “怎么回事,非哥哥这还不接电话了?”

   闻言,大家表情都微的一变,在心里暗忖,小三子真想被群殴啊。

   玄烨抿着唇,眉宇间的神色微暗了几分,冷邃的眸光更深。

   “估计没听见手机响,凤凰,再给小非非打一个。”夜黎揽着玄之凰的腰说,还使了个眼色。

   玄之凰点头,正欲再拨号码。

   “不用打了。”玄烨倏然一句,直接截断,玄铁般的沉稳音色从唇角溢出,更冷傲霸道,“让小三子自己解决。”

   这话一说,大家自然知道玄烨什么意思,他和玄非这么多年的兄弟感情,虽然说确实是有点儿小吃味儿,但怎么可能连这点儿信任都没有?

   而且那个前女友于他而言根本一点威胁力都没有。

   ……

   于是,某群人顿时一个个笑得福至心灵了,墨暖暖还故意双手捧心状的感慨,

   “要是非哥哥知道烨大大如此从一而终的相信他,一定会感动得抱着大哥一顿啵啵狂亲的吧……”

   【 .】,精彩免费!

   “……这个点儿了都还没回来,能睡得着吗?”

   “肯定是掐着心尖尖儿捣来又腾去,腾去又捣来,深夜一直不能寐啊。”景倾歌更笑眯眯的一脸纯良状。

   顿时,沙发上的某大神脸色一囧,喉咙噎了。

   “咳咳……”玄煜在旁边抿着嘴直抖肩膀憋笑,这俩口子果然是夫妻啊,嘴巴一个比一个毒,腹黑死了!

   ……

   季连城也转过头来,挑一挑眉,故意提议说,

   “那不然们谁现在给那位去见前女友的某人打个电话,问问看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别回头真在酒店里过/夜了,那我们这一帮子兄弟姐妹就一起杀过去围剿团灭。”

   一边说还一边朝玄烨勾了勾眼角,好似突然才发现什么的语气“诶”了一声,

   “烨大,就打好了,看手机刚好就在手上。”

   玄烨表情一怔,简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一直捏在手里的手机给一下子塞口袋去了,一副“我手里什么都没拿”的老实脸。

   大家都忍不住嘴角一抽,笑崩了。

   烨大大,真不带这么自欺欺人的啊,当我们都眼瞎看不见的吗?

   o( ̄ヘ ̄o#)

   从那会儿看电视连续剧开始,烨老大就时不时的眼角余光瞥向墙壁上的挂钟,等电视剧放到最后一集的时候就把手机拿出来了。

   根本就是,司马懿之心,人尽皆知嘛!

   ╭(╯^╰)╮

   ……

   玄烨继续面无表情,只不过那已经泛红的耳根颜色看上去更深显了一些。

   “得了,我给非哥哥打一个吧,正好我想吃宵夜了,让他回来的时候顺道儿去BBQ给我打包一份烤羊腿回来。”玄之凰妖潋潋的笑,自家大哥的面子还是要给的啊。

   说着玄之凰已经掏手机拨号码了,显示屏上“非哥哥”的备注名一闪一闪的。

   一众儿人也都看了过来,脸上带笑,好整以暇的等着。

   ……

   玄之凰听着电话,一直到忙音自动挂断了,无比惊疑的眨了眨眼睛,

   “怎么回事,非哥哥这还不接电话了?”

   闻言,大家表情都微的一变,在心里暗忖,小三子真想被群殴啊。

   玄烨抿着唇,眉宇间的神色微暗了几分,冷邃的眸光更深。

   “估计没听见手机响,凤凰,再给小非非打一个。”夜黎揽着玄之凰的腰说,还使了个眼色。

   玄之凰点头,正欲再拨号码。

   “不用打了。”玄烨倏然一句,直接截断,玄铁般的沉稳音色从唇角溢出,更冷傲霸道,“让小三子自己解决。”

   这话一说,大家自然知道玄烨什么意思,他和玄非这么多年的兄弟感情,虽然说确实是有点儿小吃味儿,但怎么可能连这点儿信任都没有?

   而且那个前女友于他而言根本一点威胁力都没有。

   ……

   于是,某群人顿时一个个笑得福至心灵了,墨暖暖还故意双手捧心状的感慨,

   “要是非哥哥知道烨大大如此从一而终的相信他,一定会感动得抱着大哥一顿啵啵狂亲的吧……”

   【 .】,精彩免费!

   “……这个点儿了都还没回来,能睡得着吗?”

   “肯定是掐着心尖尖儿捣来又腾去,腾去又捣来,深夜一直不能寐啊。”景倾歌更笑眯眯的一脸纯良状。

   顿时,沙发上的某大神脸色一囧,喉咙噎了。

   “咳咳……”玄煜在旁边抿着嘴直抖肩膀憋笑,这俩口子果然是夫妻啊,嘴巴一个比一个毒,腹黑死了!

   ……

   季连城也转过头来,挑一挑眉,故意提议说,

   “那不然们谁现在给那位去见前女友的某人打个电话,问问看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别回头真在酒店里过/夜了,那我们这一帮子兄弟姐妹就一起杀过去围剿团灭。”

   一边说还一边朝玄烨勾了勾眼角,好似突然才发现什么的语气“诶”了一声,

   “烨大,就打好了,看手机刚好就在手上。”

   玄烨表情一怔,简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一直捏在手里的手机给一下子塞口袋去了,一副“我手里什么都没拿”的老实脸。

   大家都忍不住嘴角一抽,笑崩了。

   烨大大,真不带这么自欺欺人的啊,当我们都眼瞎看不见的吗?

   o( ̄ヘ ̄o#)

   从那会儿看电视连续剧开始,烨老大就时不时的眼角余光瞥向墙壁上的挂钟,等电视剧放到最后一集的时候就把手机拿出来了。

   根本就是,司马懿之心,人尽皆知嘛!

   ╭(╯^╰)╮

   ……

   玄烨继续面无表情,只不过那已经泛红的耳根颜色看上去更深显了一些。

   “得了,我给非哥哥打一个吧,正好我想吃宵夜了,让他回来的时候顺道儿去BBQ给我打包一份烤羊腿回来。”玄之凰妖潋潋的笑,自家大哥的面子还是要给的啊。

   说着玄之凰已经掏手机拨号码了,显示屏上“非哥哥”的备注名一闪一闪的。

   一众儿人也都看了过来,脸上带笑,好整以暇的等着。

   ……

   玄之凰听着电话,一直到忙音自动挂断了,无比惊疑的眨了眨眼睛,

   “怎么回事,非哥哥这还不接电话了?”

   闻言,大家表情都微的一变,在心里暗忖,小三子真想被群殴啊。

   玄烨抿着唇,眉宇间的神色微暗了几分,冷邃的眸光更深。

   “估计没听见手机响,凤凰,再给小非非打一个。”夜黎揽着玄之凰的腰说,还使了个眼色。

   玄之凰点头,正欲再拨号码。

   “不用打了。”玄烨倏然一句,直接截断,玄铁般的沉稳音色从唇角溢出,更冷傲霸道,“让小三子自己解决。”

   这话一说,大家自然知道玄烨什么意思,他和玄非这么多年的兄弟感情,虽然说确实是有点儿小吃味儿,但怎么可能连这点儿信任都没有?

   而且那个前女友于他而言根本一点威胁力都没有。

   ……

   于是,某群人顿时一个个笑得福至心灵了,墨暖暖还故意双手捧心状的感慨,

   “要是非哥哥知道烨大大如此从一而终的相信他,一定会感动得抱着大哥一顿啵啵狂亲的吧……”

   【 .】,精彩免费!

   “……这个点儿了都还没回来,能睡得着吗?”

   “肯定是掐着心尖尖儿捣来又腾去,腾去又捣来,深夜一直不能寐啊。”景倾歌更笑眯眯的一脸纯良状。

   顿时,沙发上的某大神脸色一囧,喉咙噎了。

   “咳咳……”玄煜在旁边抿着嘴直抖肩膀憋笑,这俩口子果然是夫妻啊,嘴巴一个比一个毒,腹黑死了!

   ……

   季连城也转过头来,挑一挑眉,故意提议说,

   “那不然们谁现在给那位去见前女友的某人打个电话,问问看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别回头真在酒店里过/夜了,那我们这一帮子兄弟姐妹就一起杀过去围剿团灭。”

   一边说还一边朝玄烨勾了勾眼角,好似突然才发现什么的语气“诶”了一声,

   “烨大,就打好了,看手机刚好就在手上。”

   玄烨表情一怔,简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一直捏在手里的手机给一下子塞口袋去了,一副“我手里什么都没拿”的老实脸。

   大家都忍不住嘴角一抽,笑崩了。

   烨大大,真不带这么自欺欺人的啊,当我们都眼瞎看不见的吗?

   o( ̄ヘ ̄o#)

   从那会儿看电视连续剧开始,烨老大就时不时的眼角余光瞥向墙壁上的挂钟,等电视剧放到最后一集的时候就把手机拿出来了。

   根本就是,司马懿之心,人尽皆知嘛!

   ╭(╯^╰)╮

   ……

   玄烨继续面无表情,只不过那已经泛红的耳根颜色看上去更深显了一些。

   “得了,我给非哥哥打一个吧,正好我想吃宵夜了,让他回来的时候顺道儿去BBQ给我打包一份烤羊腿回来。”玄之凰妖潋潋的笑,自家大哥的面子还是要给的啊。

   说着玄之凰已经掏手机拨号码了,显示屏上“非哥哥”的备注名一闪一闪的。

   一众儿人也都看了过来,脸上带笑,好整以暇的等着。

   ……

   玄之凰听着电话,一直到忙音自动挂断了,无比惊疑的眨了眨眼睛,

   “怎么回事,非哥哥这还不接电话了?”

   闻言,大家表情都微的一变,在心里暗忖,小三子真想被群殴啊。

   玄烨抿着唇,眉宇间的神色微暗了几分,冷邃的眸光更深。

   “估计没听见手机响,凤凰,再给小非非打一个。”夜黎揽着玄之凰的腰说,还使了个眼色。

   玄之凰点头,正欲再拨号码。

   “不用打了。”玄烨倏然一句,直接截断,玄铁般的沉稳音色从唇角溢出,更冷傲霸道,“让小三子自己解决。”

   这话一说,大家自然知道玄烨什么意思,他和玄非这么多年的兄弟感情,虽然说确实是有点儿小吃味儿,但怎么可能连这点儿信任都没有?

   而且那个前女友于他而言根本一点威胁力都没有。

   ……

   于是,某群人顿时一个个笑得福至心灵了,墨暖暖还故意双手捧心状的感慨,

   “要是非哥哥知道烨大大如此从一而终的相信他,一定会感动得抱着大哥一顿啵啵狂亲的吧……”

   【 .】,精彩免费!

   “……这个点儿了都还没回来,能睡得着吗?”

   “肯定是掐着心尖尖儿捣来又腾去,腾去又捣来,深夜一直不能寐啊。”景倾歌更笑眯眯的一脸纯良状。

   顿时,沙发上的某大神脸色一囧,喉咙噎了。

   “咳咳……”玄煜在旁边抿着嘴直抖肩膀憋笑,这俩口子果然是夫妻啊,嘴巴一个比一个毒,腹黑死了!

   ……

   季连城也转过头来,挑一挑眉,故意提议说,

   “那不然们谁现在给那位去见前女友的某人打个电话,问问看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别回头真在酒店里过/夜了,那我们这一帮子兄弟姐妹就一起杀过去围剿团灭。”

   一边说还一边朝玄烨勾了勾眼角,好似突然才发现什么的语气“诶”了一声,

   “烨大,就打好了,看手机刚好就在手上。”

   玄烨表情一怔,简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一直捏在手里的手机给一下子塞口袋去了,一副“我手里什么都没拿”的老实脸。

   大家都忍不住嘴角一抽,笑崩了。

   烨大大,真不带这么自欺欺人的啊,当我们都眼瞎看不见的吗?

   o( ̄ヘ ̄o#)

   从那会儿看电视连续剧开始,烨老大就时不时的眼角余光瞥向墙壁上的挂钟,等电视剧放到最后一集的时候就把手机拿出来了。

   根本就是,司马懿之心,人尽皆知嘛!

   ╭(╯^╰)╮

   ……

   玄烨继续面无表情,只不过那已经泛红的耳根颜色看上去更深显了一些。

   “得了,我给非哥哥打一个吧,正好我想吃宵夜了,让他回来的时候顺道儿去BBQ给我打包一份烤羊腿回来。”玄之凰妖潋潋的笑,自家大哥的面子还是要给的啊。

   说着玄之凰已经掏手机拨号码了,显示屏上“非哥哥”的备注名一闪一闪的。

   一众儿人也都看了过来,脸上带笑,好整以暇的等着。

   ……

   玄之凰听着电话,一直到忙音自动挂断了,无比惊疑的眨了眨眼睛,

   “怎么回事,非哥哥这还不接电话了?”

   闻言,大家表情都微的一变,在心里暗忖,小三子真想被群殴啊。

   玄烨抿着唇,眉宇间的神色微暗了几分,冷邃的眸光更深。

   “估计没听见手机响,凤凰,再给小非非打一个。”夜黎揽着玄之凰的腰说,还使了个眼色。

   玄之凰点头,正欲再拨号码。

   “不用打了。”玄烨倏然一句,直接截断,玄铁般的沉稳音色从唇角溢出,更冷傲霸道,“让小三子自己解决。”

   这话一说,大家自然知道玄烨什么意思,他和玄非这么多年的兄弟感情,虽然说确实是有点儿小吃味儿,但怎么可能连这点儿信任都没有?

   而且那个前女友于他而言根本一点威胁力都没有。

   ……

   于是,某群人顿时一个个笑得福至心灵了,墨暖暖还故意双手捧心状的感慨,

   “要是非哥哥知道烨大大如此从一而终的相信他,一定会感动得抱着大哥一顿啵啵狂亲的吧……”

   【 .】,精彩免费!

   “……这个点儿了都还没回来,能睡得着吗?”

   “肯定是掐着心尖尖儿捣来又腾去,腾去又捣来,深夜一直不能寐啊。”景倾歌更笑眯眯的一脸纯良状。

   顿时,沙发上的某大神脸色一囧,喉咙噎了。

   “咳咳……”玄煜在旁边抿着嘴直抖肩膀憋笑,这俩口子果然是夫妻啊,嘴巴一个比一个毒,腹黑死了!

   ……

   季连城也转过头来,挑一挑眉,故意提议说,

   “那不然们谁现在给那位去见前女友的某人打个电话,问问看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别回头真在酒店里过/夜了,那我们这一帮子兄弟姐妹就一起杀过去围剿团灭。”

   一边说还一边朝玄烨勾了勾眼角,好似突然才发现什么的语气“诶”了一声,

   “烨大,就打好了,看手机刚好就在手上。”

   玄烨表情一怔,简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一直捏在手里的手机给一下子塞口袋去了,一副“我手里什么都没拿”的老实脸。

   大家都忍不住嘴角一抽,笑崩了。

   烨大大,真不带这么自欺欺人的啊,当我们都眼瞎看不见的吗?

   o( ̄ヘ ̄o#)

   从那会儿看电视连续剧开始,烨老大就时不时的眼角余光瞥向墙壁上的挂钟,等电视剧放到最后一集的时候就把手机拿出来了。

   根本就是,司马懿之心,人尽皆知嘛!

   ╭(╯^╰)╮

   ……

   玄烨继续面无表情,只不过那已经泛红的耳根颜色看上去更深显了一些。

   “得了,我给非哥哥打一个吧,正好我想吃宵夜了,让他回来的时候顺道儿去BBQ给我打包一份烤羊腿回来。”玄之凰妖潋潋的笑,自家大哥的面子还是要给的啊。

   说着玄之凰已经掏手机拨号码了,显示屏上“非哥哥”的备注名一闪一闪的。

   一众儿人也都看了过来,脸上带笑,好整以暇的等着。

   ……

   玄之凰听着电话,一直到忙音自动挂断了,无比惊疑的眨了眨眼睛,

   “怎么回事,非哥哥这还不接电话了?”

   闻言,大家表情都微的一变,在心里暗忖,小三子真想被群殴啊。

   玄烨抿着唇,眉宇间的神色微暗了几分,冷邃的眸光更深。

   “估计没听见手机响,凤凰,再给小非非打一个。”夜黎揽着玄之凰的腰说,还使了个眼色。

   玄之凰点头,正欲再拨号码。

   “不用打了。”玄烨倏然一句,直接截断,玄铁般的沉稳音色从唇角溢出,更冷傲霸道,“让小三子自己解决。”

   这话一说,大家自然知道玄烨什么意思,他和玄非这么多年的兄弟感情,虽然说确实是有点儿小吃味儿,但怎么可能连这点儿信任都没有?

   而且那个前女友于他而言根本一点威胁力都没有。

   ……

   于是,某群人顿时一个个笑得福至心灵了,墨暖暖还故意双手捧心状的感慨,

   “要是非哥哥知道烨大大如此从一而终的相信他,一定会感动得抱着大哥一顿啵啵狂亲的吧……”

   【 .】,精彩免费!

   “……这个点儿了都还没回来,能睡得着吗?”

   “肯定是掐着心尖尖儿捣来又腾去,腾去又捣来,深夜一直不能寐啊。”景倾歌更笑眯眯的一脸纯良状。

   顿时,沙发上的某大神脸色一囧,喉咙噎了。

   “咳咳……”玄煜在旁边抿着嘴直抖肩膀憋笑,这俩口子果然是夫妻啊,嘴巴一个比一个毒,腹黑死了!

   ……

   季连城也转过头来,挑一挑眉,故意提议说,

   “那不然们谁现在给那位去见前女友的某人打个电话,问问看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别回头真在酒店里过/夜了,那我们这一帮子兄弟姐妹就一起杀过去围剿团灭。”

   一边说还一边朝玄烨勾了勾眼角,好似突然才发现什么的语气“诶”了一声,

   “烨大,就打好了,看手机刚好就在手上。”

   玄烨表情一怔,简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一直捏在手里的手机给一下子塞口袋去了,一副“我手里什么都没拿”的老实脸。

   大家都忍不住嘴角一抽,笑崩了。

   烨大大,真不带这么自欺欺人的啊,当我们都眼瞎看不见的吗?

   o( ̄ヘ ̄o#)

   从那会儿看电视连续剧开始,烨老大就时不时的眼角余光瞥向墙壁上的挂钟,等电视剧放到最后一集的时候就把手机拿出来了。

   根本就是,司马懿之心,人尽皆知嘛!

   ╭(╯^╰)╮

   ……

   玄烨继续面无表情,只不过那已经泛红的耳根颜色看上去更深显了一些。

   “得了,我给非哥哥打一个吧,正好我想吃宵夜了,让他回来的时候顺道儿去BBQ给我打包一份烤羊腿回来。”玄之凰妖潋潋的笑,自家大哥的面子还是要给的啊。

   说着玄之凰已经掏手机拨号码了,显示屏上“非哥哥”的备注名一闪一闪的。

   一众儿人也都看了过来,脸上带笑,好整以暇的等着。

   ……

   玄之凰听着电话,一直到忙音自动挂断了,无比惊疑的眨了眨眼睛,

   “怎么回事,非哥哥这还不接电话了?”

   闻言,大家表情都微的一变,在心里暗忖,小三子真想被群殴啊。

   玄烨抿着唇,眉宇间的神色微暗了几分,冷邃的眸光更深。

   “估计没听见手机响,凤凰,再给小非非打一个。”夜黎揽着玄之凰的腰说,还使了个眼色。

   玄之凰点头,正欲再拨号码。

   “不用打了。”玄烨倏然一句,直接截断,玄铁般的沉稳音色从唇角溢出,更冷傲霸道,“让小三子自己解决。”

   这话一说,大家自然知道玄烨什么意思,他和玄非这么多年的兄弟感情,虽然说确实是有点儿小吃味儿,但怎么可能连这点儿信任都没有?

   而且那个前女友于他而言根本一点威胁力都没有。

   ……

   于是,某群人顿时一个个笑得福至心灵了,墨暖暖还故意双手捧心状的感慨,

   “要是非哥哥知道烨大大如此从一而终的相信他,一定会感动得抱着大哥一顿啵啵狂亲的吧……”

   【 .】,精彩免费!

   “……这个点儿了都还没回来,能睡得着吗?”

   “肯定是掐着心尖尖儿捣来又腾去,腾去又捣来,深夜一直不能寐啊。”景倾歌更笑眯眯的一脸纯良状。

   顿时,沙发上的某大神脸色一囧,喉咙噎了。

   “咳咳……”玄煜在旁边抿着嘴直抖肩膀憋笑,这俩口子果然是夫妻啊,嘴巴一个比一个毒,腹黑死了!

   ……

   季连城也转过头来,挑一挑眉,故意提议说,

   “那不然们谁现在给那位去见前女友的某人打个电话,问问看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别回头真在酒店里过/夜了,那我们这一帮子兄弟姐妹就一起杀过去围剿团灭。”

   一边说还一边朝玄烨勾了勾眼角,好似突然才发现什么的语气“诶”了一声,

   “烨大,就打好了,看手机刚好就在手上。”

   玄烨表情一怔,简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一直捏在手里的手机给一下子塞口袋去了,一副“我手里什么都没拿”的老实脸。

   大家都忍不住嘴角一抽,笑崩了。

   烨大大,真不带这么自欺欺人的啊,当我们都眼瞎看不见的吗?

   o( ̄ヘ ̄o#)

   从那会儿看电视连续剧开始,烨老大就时不时的眼角余光瞥向墙壁上的挂钟,等电视剧放到最后一集的时候就把手机拿出来了。

   根本就是,司马懿之心,人尽皆知嘛!

   ╭(╯^╰)╮

   ……

   玄烨继续面无表情,只不过那已经泛红的耳根颜色看上去更深显了一些。

   “得了,我给非哥哥打一个吧,正好我想吃宵夜了,让他回来的时候顺道儿去BBQ给我打包一份烤羊腿回来。”玄之凰妖潋潋的笑,自家大哥的面子还是要给的啊。

   说着玄之凰已经掏手机拨号码了,显示屏上“非哥哥”的备注名一闪一闪的。

   一众儿人也都看了过来,脸上带笑,好整以暇的等着。

   ……

   玄之凰听着电话,一直到忙音自动挂断了,无比惊疑的眨了眨眼睛,

   “怎么回事,非哥哥这还不接电话了?”

   闻言,大家表情都微的一变,在心里暗忖,小三子真想被群殴啊。

   玄烨抿着唇,眉宇间的神色微暗了几分,冷邃的眸光更深。

   “估计没听见手机响,凤凰,再给小非非打一个。”夜黎揽着玄之凰的腰说,还使了个眼色。

   玄之凰点头,正欲再拨号码。

   “不用打了。”玄烨倏然一句,直接截断,玄铁般的沉稳音色从唇角溢出,更冷傲霸道,“让小三子自己解决。”

   这话一说,大家自然知道玄烨什么意思,他和玄非这么多年的兄弟感情,虽然说确实是有点儿小吃味儿,但怎么可能连这点儿信任都没有?

   而且那个前女友于他而言根本一点威胁力都没有。

   ……

   于是,某群人顿时一个个笑得福至心灵了,墨暖暖还故意双手捧心状的感慨,

   “要是非哥哥知道烨大大如此从一而终的相信他,一定会感动得抱着大哥一顿啵啵狂亲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