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登直播免费版app下载

   直到三刻之后,沈氏才再次回到席上,身边已经没了魏嬷嬷的踪影。

   她还未落座,就见二夫人吴氏笑吟吟端着酒杯过来,嗔道,“大嫂,咱们妯娌还没喝一杯呢!”她着,把酒杯递给沈氏,“今儿莞姐儿生日,我在这儿也借花献佛,多谢大嫂的照拂之情。”她着,露出个心照不宣的笑容,“往后,可还望大嫂继续关照了。”

   沈氏接过酒杯,笑道,“都是自家人,这些话岂不见外?”端起酒一饮而尽。

   众人见了自是叫好。

   二夫人又从丫头手中接过酒壶,亲自给沈氏斟满,在她耳边低声道,“先前我拜托大嫂的事儿,大嫂千万莫忘了……你侄子那儿可还在巴巴等着……”

   沈氏弯了弯唇,端起酒轻抿了口。

   今闹出印章的事儿,老太太要如何处置虽不知道,但起码得先把眼前这人稳住,不然就吴氏那落井下石,唯恐下不乱的性子,没事也得让她挑唆出事来……

   沈氏这般想着,脸上笑容更盛,“放心,忘不了……”她边着,目光边向庄夫人那桌看。

   却并未发现后者的身影。

   ……………………

   此时的庄夫人正被一个丫头领着,一路往净房去。

   待到了门口,那丫头恭敬地福了福身,“夫人,就是这里了。”

   恬静优雅女生傍晚时分美好写真图片

   庄夫人含笑道,“有劳你。”又示意身边婢女上前塞了个荷包进那丫头手里。

   丫头自是欢喜不胜,态度越发恭敬道,“奴婢多谢夫人赏赐。”遂行礼退下。

   等庄夫人被婢女服侍着从净房里出来,听见前头席上依然是人声鼎沸,笑不断,就对婢女道,“里头这会儿正吵得很……咱们且不忙着回去,先在外头转转再。”

   婢女含笑应了声是,便扶着庄夫人在道上漫步。

   主仆俩方行至处假山附近,忽听得后头隐约传来一阵低低的啜泣。

   庄夫人蹙了蹙眉,下意识停住脚步。

   就听一韧声劝道,“你快别哭了,今是孙姐的周岁宴,府里这么多贵客,要是给人听见……”

   那原本还在哭着的声音登时顿住,哽咽着道,“我我也不想的,可我心里,实在怕得很……”

   劝的人不由叹了口气,“你也别凡事都往坏了想,兴许二夫人——”

   她话还没完,那人哭着打断,“二夫人什么脾气你还不知道么?先前彩玉有了三少爷的骨肉,二夫人二话不就让人灌了药下去……彩玉到死的时候眼都还是睁着的!”

   “嘘!”另一人也急了,“要死了你!这事也敢拿出来!也不怕二夫人拔了你的舌头!”

   “怕!我都要怕死了……”那人抽泣起来,“二夫人原就是个心狠手辣的主儿,如今又想跟庄侯爷家攀亲,我前个儿偷听她话里的意思,竟要把伺候过三少爷的人都悄悄处置了……”她着也不知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连声音都颤抖起来,哭道,“好姐姐,你……你我该怎么办啊!”

   “你也别慌,”另一人无奈道,“且不三少爷跟庄家姑娘的事能不能成,就是看在你们服侍了三少爷一场,三少爷也不会不管你们的。”

   她不还好,一那人哭得更凶了,“三少爷要真是个重情义的,当初彩玉死的时候,他就不会转头就跟别人好了……他现在心心念念想着庄家姑娘,哪里还姑上这些人死活……”

   另一人还在低声劝着什么,庄夫人却再也听不下去了。她铁青着脸甩了下袖子,咬牙道,“我们走!”罢转身快步沿来的方向折返回去。

   婢女朝那假山的方向看了一眼,也赶紧无声跟了上去……

   大厅里,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沈氏也终于找机会撇开众人,跟庄夫人凑到一处。

   这女人聚在一起,无外就是家长里短,丈夫孩子,沈氏跟庄夫人闲话了几句家常,话题就自然而然地转到了各自的儿女身上,“王姐姐,今儿怎么没把你们家玟姐儿带上?可有好些日子没见她了。”

   庄夫人有了刚才在假山后那番偶遇,心里也猜到沈氏打的是什么主意,面上只淡笑了笑,客气道,“那丫头这几身上不大爽利,也倦怠出门,就没带她来。”

   沈氏眼中不由流露出几分遗憾,“那可真不凑巧。”她着又忍不住夸赞道,“我每常还跟人,也不知王姐姐怎么就把姑娘养得那么好,模样水灵就不必了,最难得的是性子温柔大方,又有才情,我每回见了,都羡慕得跟什么似的,只恨自己没生出个跟玟姐儿一般的好孩子呢!”

   若换做平时,这样的话谁不爱听?可现下知道沈氏抱着什么目的,庄夫人心里只觉得膈应得不行,遂谦虚道,“那是您抬举她了。一个姑娘家,有什么才情不才情的……不过略识几个字罢了。倒是您膝下几位公子,雏凤清于老凤声,才真是让人羡慕。”

   沈氏掩唇一笑,“倒也不是我自夸,我们宋家几个儿郎,个顶个都是好的。”她着,忽然话锋一转,“起来,也不知姐姐给你们玟姐儿许了人家没有?”

   庄夫人觉得脑仁儿又突突突疼起来,她笑了笑,“她年纪还呢……我跟她父亲的意思,是想让她在家多留几年,倒不是很着急……”

   “话也不是这么呢。”她还没完,沈氏已经笑着打断,“虽这十八九嫁女的也不是没有,可像咱们这样的人家,儿女亲事还是早些定下的好——毕竟这年纪相仿的好儿郎,也都是有数的不是?”

   庄夫人勉强笑笑,没有接话。

   却听沈氏继续道,“我真是打心眼儿里喜欢玟姐儿那孩子,只可惜我们家大少爷二少爷都娶了亲,老四那子又跟只猴儿似的,没个定性……”她一顿,“不知姐姐瞧着我们家三少——”

   “宋夫人!”庄夫人忽地站起来,手抚着额头皱眉道,“实在对不住……我怕是刚才多喝了几杯,这会子头疼得厉害,需出去醒醒酒,就先失陪了。”罢朝沈氏匆匆行了礼,看也不敢多看她一眼,领着丫头飞快地走了出去。